高尔夫收藏与历史之75 威海卫“门户开放”公开赛

10 10月 by admin

高尔夫收藏与历史之75 威海卫“门户开放”公开赛

高尔夫收藏与历史之75 威海卫“门户开放”公开赛
《“门户开放”公开赛》(利物浦大学)  1898年,大英帝国迫使清政府租借中国山东威海卫的历史事实,在英国艺术家约翰·华莱士(John Wallace 1841-1903)的一幅政治漫画中,得以惟妙惟肖的体现。这副创作于1898年的漫画,是他创作的五幅高尔夫题材的政治漫画的最后一幅,于英国强租威海卫的当年完成并发表。  显然,来自苏格兰的漫画家华莱士,戏用英国公开赛(The Open Championship)这一历史上最古老的高尔夫赛事,将“门户”(Door)一词嵌入,描述列强如何在19世纪末期宣扬对华“门户开放”(Open Door)政策,借以瓜分中国领土。漫画上的列强领袖们在球场上打高尔夫球,而清政府的重臣李鸿章,则被画成跪在地上夹着球包的球童,为四位大英帝国的决策者摆放高尔夫球。  19世纪中期发明的古塔胶球,以其优良的性能和极低的成本,迅速取代了昂贵的羽毛球,使现代高尔夫运动在英国以及亚洲、欧洲和北美得以迅速传播和发展。约翰·华莱士笔名乔治·派普山克(George Pipeshank),是利物浦市著名烟草制造商蔻普兄弟公司(Cope Brothers & Co。)的专职画家。借助高尔夫运动在英国的普及,华莱士为公司创作了著名的50幅水彩高尔夫人物卡片,名为“蔻普高尔夫球手”(Cope’s Golfers)。这些卡片人物包括19世纪末期著名的高尔夫球手和球具制造商,作为宣传品随蔻普香烟产品发放,成为爱好者追逐的藏品。蔻普高尔夫球手人物,包括著名的高尔夫之父老汤姆·莫里斯、小莫里斯、约翰·泰勒、阿伦·罗伯特森、H.G。 哈钦森、英国首相A.J。 巴尔福、阿历克斯·赫德、桑迪·史密斯、哈罗德·希尔顿等等。这些小型水彩画每副都采用同样的尺寸,每张都有华莱士名字缩写J.W。的签名,以平板印刷技术印制。蔻普高尔夫球手(部分)老汤姆·莫里斯卡片正背面  2022年5月份,笔者前往皇家利物浦高尔夫俱乐部,参加英国高尔夫收藏协会年会。期间顺便到访利物浦大学特别收藏档案馆,查阅了该馆收藏的约翰·弗雷泽(John Fraser)档案,档案中包括了许多约翰·华莱士为蔻普烟草公司绘制的画作原稿。弗雷泽是苏格兰北部威克郡人,早年来到利物浦,1860年代成为蔻普烟草工厂印刷和出版部门的秘书。华莱士也是苏格兰人,到蔻普公司之后和弗雷泽共事了将近30年,为公司创作了大批绘画,两人成功地为蔻普烟草公司的产品营销提供了脍炙人口的广告宣传。约翰·华莱士自画像  有关约翰·华莱士生平的史料少之又少,而且人们常常把他和一位同名风景画家、来自泰茵河畔纽卡斯尔市郊西顿区的约翰·华莱士(1841-1905)相混淆。利物浦大学的史料介绍,华莱士之所以取乔治·派普山克作为笔名,是由于他对漫画家乔治·克鲁克山克(George Cruikshank)的崇拜。派普山克的英文Pipeshank使用了烟斗(Pipe)一词,属意笔者和烟草公司的渊源。华莱士在职期间,邂逅了爱丁堡大学学生代表大会出版物《学生》(The Student)的主编,并应邀在1880年代为该刊物创作了封面刊头和部分内页的刊头。《学生》  由于这一联系,《学生》杂志成为撰文介绍华莱士的唯一一份历史刊物。该刊在1898年和1903年两次刊文,介绍华莱士。第一篇文章标题为“乔治·派普山克”,笔者应该是杂志主编。他在文章中写道:“使用这一名称的人从摇篮开始就对烟草发生了兴趣,并终其一生‘培育’烟草,难怪‘乔治·派普山克’成为‘我的尼古丁夫人’最伟大的艺术代表。在1870年代早期,我初次接触了这位形象幽默大师的作品,当我屈从编辑部决定‘把他推向公众’时,我遇到了毫不留情的抵制。他是一位最为谦逊的男人,当然是‘最好的一位’。”  《学生》杂志发表的第二篇文章标题为“画家约翰·华莱士”,是作者J.M.H。 为纪念华莱士1903年逝世而撰写。作者在文中写道:“我没有资格评论他的纯属艺术的作品,这将由其他人来评判。但是,欣赏以‘乔治·派普山克’作画的华莱士,并不需要特别的培训。他选用该笔名并不是因工作和烟草有关,而是他在戏仿乔治·克鲁克山克。在已经极其稀有的《烟室小册子》(Smoke-Room Booklets)中,以及人们已经熟悉的漫画中,读者往往不知道是更加欣赏画家的工笔质量还是他敏锐的幽默。他的画笔点到之处处处生辉,可惜他的画笔依然尚未点到足够多的题材。”J.M.H。接着写道:“他是一位退居幕后的最谦逊的人,要想了解他,你必须在一年之前设法接近他,他生来具有的性格特点让他始终处于后台。他完全依靠他的铅笔为自己发声,他甚至痛恨哪怕是对他正当的宣杨。”  该文接着写道,当蔻普兄弟公司开始发行《蔻普烟草工厂》(Cope’s Tobacco Plant)月刊,以便引起读者对烟草生产、营销和抽烟的兴趣时,乔治·派普山克“没有局限于黑白作品,而是大胆发起了颜色海洋的攻势,一大串为蔻普先生创作的漫画作品证明他大获成功。”  高尔夫作为现代运动在英国的普及,使政客们也乐于公开参与其中。华莱士用他的笔和色彩描述英国政客,创作了脍炙人口的幽默政治漫画,同时帮助雇主蔻普兄弟公司,在日益增多的高尔夫爱好者中宣传烟草产品。在这一历史背景下,华莱士晚年自1892年至1898年,创作了五副高尔夫题材的政治漫画,漫画签有乔治·派普山克的笔名和创作年份,成稿后在蔻普烟草工厂办公室印制,并标有“蔻普高尔夫卡片”(Cope’s Golf Card)编号。伟大的国会四人赛(利物浦大学)  蔻普高尔夫卡片之一创作于1892年,标题为“伟大的国会四人赛” (The Great Parliamentary Foursome)。该画在当年7月举行的英国大选之后做成,因此画家在说明中指出,此画“献给新成立的下议院。”漫画的中心画面主题是:“阻挡球——高尔夫幽默之一”。面对困难的阻挡球正在试图击球者,是1891年英国下议院议长A.J。 巴尔福(Balfour)。巴尔福是未来的英国首相,也是一位热爱高尔夫运动的政客,1894年被选为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的队长。作为画作说明,华莱士引用了巴尔福有关高尔夫的评论:“即便是游戏也不该完全认真”。在中心画面的四周,华莱士分别绘制了有关高尔夫运动基本知识的幽默场景,包括(自左下角反时针)开球、慢上杆盯住球、咏诗、看球!、总是挡路、愚蠢的一击和沙坑击球。《高尔夫幽默续——悌台开球》 (利物浦大学)  华莱士的高尔夫卡片之二于1893年绘制,采用了和之一同样的构图。标题为中心画面的说明:《高尔夫幽默续——悌台开球》,画面中开球者为英国首相威廉·格莱斯顿。和上幅漫画一样,画家继续在中心画面四周绘制了小幅漫画,介绍高尔夫基本知识,包括(自左下角反时针)丢球、高尔夫大佬老汤姆·莫里斯、最后一洞、新手和发烧友。  画作下面的说明是“年轻人高尔夫指南—眼睛盯住球”,画家仿照这一高球指南,讽刺政客们所盯住的个人的利益:“大佬格莱斯顿——眼睛盯住提案”、“诚实的汤米——眼睛盯住事实”、约塞夫·阿驰——眼睛盯住农工”。结尾是为蔻普烟草公司大言不惭的吹嘘广告:“所有人——眼睛盯住蔻普”。《高尔夫的未知数——沙坑》(利物浦大学)  同年,华莱士绘制的蔻普高尔夫卡片之三,再次把威廉·格莱斯顿首相画作主人公,在沙坑内正在设法将球击出。副标题为“球队原本几乎完全限于沙坑之中”,形象地映射格莱斯顿内阁面对的政治处境。华莱士引用巴尔福议员《高尔夫的幽默》(The Humors of Golf)一书中的一段文字,对该漫画作了进一步的说明:  “近来有不少初学者不得不面对恐怖的沙坑球的奇怪传说。我听说有一次比赛,一位球员最终从一座巨大的沙坑中走出时,球童对于该球员打了45杆还是65杆,发生了争论。双方争执不下,各自认为自己正确,而且声明是在维护高球的正义,结果最终大打出手,以便确定谁对谁错。”《高尔夫的乐趣——寻找丢球》(利物浦大学)  《高尔夫的乐趣——寻找丢球》是华莱士1895年创作的蔻普高尔夫卡片之四。漫画以时任首相萨尔兹伯里勋爵为主人公,在球童的协助下正在寻找自己的球。画中同时绘出他的外甥巴尔福和老汤姆·莫里斯。华莱士再次引用了《高尔夫的幽默》一书中下面的一段文字,作为漫画的说明:  “一对好友决定不带球童,打一场比赛,最终确定二人之间的胜负。球手A在打出一记极远但偏离球道的开球后,球飞入拐弯处的长草之中。两人开始一起找球,找了半天之后,球手B突然发现了对手的球,考虑到让对手认输的最简单而又无法反驳的办法,是宣布球已经丢失。于是他悄悄地把球捡起来,塞到了裤袋里。这时候,球手A已经有些着急,担心球手B有意制造这一大自然的罪恶。允许找球的时间已到,球依然没有踪影。对他来说,最好的结局就是从兜里再拿出一粒球,放在一处可打的位置上,接着比赛。于是球手A说做就做,兴奋地大喊,告诉对手说自己的球已经找到。‘不对,不对’,球手B说,‘不可能,这才是你的球!’(边说边从兜里掏出对手的球),‘我早就捡起来了!’”  迄今为止,大多数有关约翰·华莱士高尔夫卡片的文章,包括相关印刷品的拍卖信息,都只提到这四副漫画。蔻普高尔夫卡片之五《(门户开放)公开赛》,是华莱士最后一幅高尔夫题材政治漫画,但在历史文献中却很少提及。这副漫画创作于1898年,即英国强租威海卫的第一年。画作描绘了19世纪末期,中国在世界强国的《门户开放》政策下,遭到瓜分的情景。《学生》杂志在“乔治·派普山克”一文中,列举了头四副高尔夫卡片漫画之后写道:“在最近刚刚出版的一幅‘门户开放公开赛’卡片中,G.P。 以伟大的风格点评中国问题——所有五副漫画都显示出画家的完美制图艺术、精炼的色彩和极其锋利的幽默。”  在这副漫画中,华莱士仿制布莱特·哈特(Bret Harte, 1836-1902)《诚实詹姆斯的大实话》(Plain Language from Truthful James)的诗作,以《诚实的詹姆斯谈瓜分(中国)》(The Partitioning by Truthful James),作为画作说明:  我们玩了一把,WHICH we had a small game, 李鸿(章)参与;And Li Hung took a hand; 打了高尔夫,It was Gowffing。 The same  他笑着把球摆上,But he smiled as he put down the ball,  笑得像儿童般平和。With the smile that was childlike and bland。  他们低头看着李,Then they looked down at Li,  又盯着看球悌;And they gazed on the Tee;  每人一声叹息,And each heaved a sign,  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And said “Can that be? 我们已遭便宜劳工灭顶”,We are ruined by Chinese cheap labour,”  他们却要找那个异教徒中国佬。And they went for that Heathen Chinee。  诗中的Li Hung指清末重臣李鸿章。根据美国著名作家马克·吐温的回忆,哈特在1865年创作原诗,“纯粹是为了自娱”。当英国出版物《大陆月刊》(Overland Monthly)找这位美国作者供稿时,他随手把这首诗作寄了过去,并于1870年9月刊发表。哈特诗稿的原意,是为了讽刺加州北部的反华情绪。令作者遗憾的是,该诗接着在多家美国媒体上出现,标题被改作“异教徒中国佬”。结果诗作反而煽风点火地加大了加州的排华情绪。晚年,当问起该诗时,哈特说那是一篇“垃圾”作品,“是我写过的最差的诗歌,也许是任何一位作家写过的最差的作品”。 布莱特·哈特,1872  2019年,在家乡威海市建立了高尔夫传承博物馆之后第四年,英国马洛克拍卖估价公司(Mullocks Specialist Auctioneers & Valuers)拍卖了一幅华莱士高尔夫卡片之五的早期彩色石板印刷件。该印刷件长22.5英寸,高16英寸,原始装框部分已经被裁剪,画的上部和左下部有关烟草公司的文字已经被抹去。画作顶部被切去一半的英文文字The Open (Door) Championship依然可以辨别。令笔者欣喜和满意的是,有关该画的相关历史信息在画作的背面做了阐述。《威海卫1898》  十分有趣的是,画作背面给出的标题是《威海卫1898》(Wei-Hai-Wei 1898),与画作内容十分贴切。画作同时还有一个同样贴切的副标题——《伟大的国际四人赛》(The Great International Foursome)。目前无法判断是谁给华莱士的漫画起了这两个贴切的标题,但这位创作者无疑准确地总结出这副政治漫画的宗旨和历史意义。画作左下角清楚地显示乔治·派普山克的签字和1898年字样。  画作背面还附有一个画作人物的参考图,参考图上有些人物带有问号,说明该印刷品的主人对该画人物的的研究尚待确认。根据参考图,漫画人物如下(自左至右):南非总统保尔·克鲁格;2。 德国皇帝;3。 俄国沙皇;4。 法国总理菲利克斯·福沃;5。 日本明治天皇;6。 美国总统麦金利;7。 李鸿章;8。 英国政客张伯伦;9。 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;10。 英国下院议长巴尔福;11。 ?英国贸易大臣沃尔默;12。 爱尔兰工会联合会成员;13。 爱尔兰工会联合会成员;14。 爱尔兰工会联合会成员;15。 英国政客哈库特;16。 英国政治家阿斯奎思;17。 ?英国上议院议长默里;18。 ?斯宾塞勋爵。左7应为李鸿章,而不是光绪皇帝。《威海卫1898》人物参考图  这副漫画的地点,可以理解为中国北方的港口城市威海,画中远处海面上停泊着三艘英国军舰。威海卫1895-1898年被日本占领,1898年5月24日开始,威海卫周边285平方英里的土地被英国租借,租期将延至“俄国结束对旅顺港的租借”为止。1930年威海卫回归中国政府之后,皇家海军依然驻扎在刘公岛,直至1940年。《威海卫1898》局部远处的军舰  华莱士似乎有先见之明,1901年,驻扎威海刘公岛上的英国皇家海军,在海岛的东部建造了一座9洞高尔夫球场,成立了威海卫高尔夫俱乐部。  《威海卫1898》是高尔夫传承博物馆的一件珍贵藏品,也是一幅绝无仅有以高尔夫为题材的历史画作,可以激发国人的爱国热枕。  (高尔夫收藏与历史系列之28,曾以“高尔夫政治漫画 ——《威海卫1898》”为题,在新浪高尔夫专栏发表,但该文有关画家的描述有误。今年五月到访利物浦大学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之后,为英国高尔夫收藏协会官方月刊《果岭透视》(Through the Green)撰稿,英文原文是“The Open (Door) Championship-John Wallace’s Political Cartoon of 1898”,本文系在英文原稿基础上的编译而成。)(未完待续)  (文/邢文军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